刺客联盟游戏-象形建筑②︱中国式发展:从含蓄到直白,从营销到管控

2017年底,〇筑设计与中国美院刺客联盟游戏学院合作,对现代主义刺客联盟游戏的反面教材——象形刺客联盟游戏进行探索性研究。本研究系列为四篇文章。 本篇将介绍中国象形刺客联盟游戏的发展历程。作为一种舶来文化,中国的象形刺客联盟游戏发展速度迅猛,在短短30年间,全国各地出现了不少象形刺客联盟游戏。在此次研究中,我们着重分析了34栋象形刺客联盟游戏,其中不乏体量巨大的综合体及大规模的规划项目。然而,与欧美的象形刺客联盟游戏相比,国内的象形刺客联盟游戏在效仿对象、区位及成因上,呈现出更加多样及碎片化的状态,而最终的建成品也饱受争议。尽管国内象形刺客联盟游戏无显著规律可循,但就现有资料及建成日期来看,中国的象形刺客联盟游戏发展可大致分为三个阶段,即1989-2000的萌芽阶段,2000-2014的发展阶段,以及2014之后的管控阶段。萌芽阶段:从含蓄到直白1989年-2000年是中国象形刺客联盟游戏的萌芽阶段。在这十年中,尽管各地进行了大量的建设,但象形刺客联盟游戏依然凤毛麟角。国内最早的象形刺客联盟游戏可追溯到1989年,四川省广元市(即武则天故里)建造了凤凰楼,其高42米,位于凤凰山上,楼阁有14层与山连成一体,仰视时形态似一只向南回首的凤凰,以表武则天14岁北入唐宫难舍蜀地之意。作为中国第一栋象形刺客联盟游戏,凤凰楼外观相当含蓄。其设计细节古典,外形简练,仅略带象形之意。而到了90年代中后期,两栋更为直白的象形刺客联盟游戏出现了:昆明星耀手机城和镇江巨蛋。1995年,第一款手机进入中国。为了达到商业宣传的目的,1998年昆明市星耀手机城被设计成一只传统直板机。手机的按键在放大数倍后成为窗户,手机屏则能为顶层大厅提供采光。由于其独特的外观,使得商场在传播时也更具话题性,“去‘大手机’里看看手机”一度成为当地数码一族的流行语。同时期的象形刺客联盟游戏“巨蛋”则坐落于镇江二十一世纪乐园,因迎接千禧年的世纪庆典而走红。庆典中,通透的“蛋壳”表面亮起6971盏航空灯,金光闪闪,内部则嵌有直径28米的“蛋黄”。刺客联盟游戏与地面倾斜达23.5度,室内没有支柱和横梁,仅凭借壳体达到平衡支撑。然而,2000年由于乐园牵涉资金诈骗,建设停滞不前。在多次火灾后,这个巨蛋于2010年被拆除。发展阶段:绰号、推广及风水学进入千禧年后,中国的象形刺客联盟游戏开始进入发展期。早期象形刺客联盟游戏出现速度较慢,2005年前,平均两年才出现一栋,但到2005年后有加速建设的趋势,而这个建设速度在2013年到达顶峰,当年有至少五栋象形刺客联盟游戏落成。这些象形刺客联盟游戏的出现,有时纯属意外。多为大众在解读刺客联盟游戏的过程中产生偏差,产生出的具象性释义,而并非设计者及业主本意。比如,CCTV大楼被称为大裤衩,苏州东方之门被称为秋裤,杭州奥体博览城被称为比基尼,华北水利水电大学被称为马桶楼等。就这些刺客联盟游戏的平面功能布置来看,设计时并没有这些象形意向的含义。然而媒体及大众倾向于简单粗暴地将刺客联盟游戏设计符号化,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符号化的绰号也帮助刺客联盟游戏被迅速传播。不过,有时商家或政府会利用象形刺客联盟游戏,为品牌或城市进行推广营销。比如河北的天子大酒店、酆都玉皇大帝像、五粮液大楼、稻花香大楼、湄潭县茶壶博物馆、海南的美丽之冠七星酒店,等等。这些具象刺客联盟游戏从外观来看各具特点,然而其背后意图及逻辑颇与美国早期公路旁的象形刺客联盟游戏相近:即以标识性的外观吸引关注,并藉此推广自身品牌。这套策略在万达象形刺客联盟游戏系列综合体中贯彻得淋漓尽致,但与美国早期象形刺客联盟游戏不同的是,其体量翻了上百甚至近千倍,并且得到了规划的放行,给城市肌理带来了显眼的影响。比如,世界最大的螺形刺客联盟游戏——青岛东方影都展示中心(4500平方米),世界最大单体鼓型刺客联盟游戏——安徽省合肥市万达文化旅游城展示中心(4650平方米),世界最大紫砂壶造型刺客联盟游戏——江苏省无锡市万达项目展示中心(5000平方米),世界最大青花瓷刺客联盟游戏——江西省南昌市万达茂(192800平方米),等等。还有一类象形刺客联盟游戏是出于风水考虑, 于财富的崇拜与追逐,配合本地的风水学,促成了一类独特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象形刺客联盟游戏。比如位于******的新******酒店,酒店整体外观设计像一只大鸟笼,在风水学上意为易进不易出。沈阳方圆大厦则以巨大的古钱币造型,饰以金色的外壳,借此预示入驻大厦的业主财源广进,事业发达。类似的还有广州圆大厦,大楼形状像铜钱,且与珠江水里的倒影形成“8”,寓意塑料交易风生水起。而河北省鹿泉灵山景区的财富塔则更直接,其通身由金色元宝雕塑装饰,供游客祭拜。管控阶段:不再建奇奇怪怪的刺客联盟游戏与美国对象形刺客联盟游戏记录在册,甚至作为历史保护的态度不同,国内学界对象形刺客联盟游戏的态度及解读,就我们所搜寻资料来看,持否定态度居多。 从2002年《新刺客联盟游戏》刊登的《由具象性释义刺客联盟游戏现象引发的思考》,到2012年《新世纪周刊》发表的《具象刺客联盟游戏与权力丑学》以及《象形与形象——漫谈当下刺客联盟游戏界的乱象》,均对此议题进行了不同角度的批判。在《具象刺客联盟游戏与权力丑学》一文中,作者朱大可这样评论道:正是在权力至上和设计师苟且求生的文化格局中,丑陋的具象刺客联盟游戏犹如雨后春笋,以各座城市的地标的名义,引发中国城市景观的大规模“视觉污染”。2014年,*********在文艺座谈会上提出“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刺客联盟游戏”,时任北京副市长陈刚在北京名城委专家工作会上表示,北京将对刺客联盟游戏体量、尺度、风格、色彩、形式及材料等方面进行必要的规定。而在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刺客联盟游戏八字方针“适用、经济、绿色、美观”以防止片面追求刺客联盟游戏外观形象,强化公共刺客联盟游戏和超限高层刺客联盟游戏设计管理。近几年,象形刺客联盟游戏仍在继续出现,但数量少了很多。比如2015年,苏州昆山市巴城镇政府打造以蟹文化主题公园,其中大闸蟹生态馆外部造型为放大百倍的实体螃蟹,“白肚”内容纳三层空间,集休闲、娱乐、以及与大闸蟹的相关体验于一体。2017年,秦皇岛北戴河新区开始建设中保绿都心乐园项目。其中人体馆是景区标志性刺客联盟游戏,是全国唯一的以人体形状打造的五行养生主题馆。馆内以五行对应五脏来设置八种养生疗育体验区,以展示人体内部结构和养生的关系。秦皇岛北戴河新区的中保绿都心乐园项目在中国的刺客联盟游戏评论及媒体报道中,许多象形刺客联盟游戏都以负面形象出现。但是就刺客联盟游戏学而言,象形刺客联盟游戏是否有其积极的意义呢?下一篇文章中,我们将从数据出发,对现有全球范围内象形刺客联盟游戏进行地理位置的统计及分析,了解象形刺客联盟游戏的发展趋势及其在不同国家的差异。(本研究由〇筑设计与中国美院刺客联盟游戏学院合作完成。研究负责人:王卓尔,研究团队:李思乐,赖晨婧,余若琪,宋雨恬,李汉唐,蔡永峰,康贤,陈晓辉,谢智伟) 责任编辑:冯婧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象形刺客联盟游戏①︱现代之外: 从特洛伊木马到茶壶加油站